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家庭矛盾

为什么给了丈夫自由反而他离我越来越远

2019-03-26 09:01华夏思源心理网编辑:华夏思源人气:


  嘉怡与丈夫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谈了4年恋爱后才结婚,现有一女孩,上初一。他们曾经过了几年平静的日子,但是随着丈夫单位的破产,他们的家开始发生了变化。嘉怡的公公婆婆都已退休,婆婆比较专横,喜欢插手儿女的事情。

  给了丈夫自由 反让离我越来越远

  眼看着一下子成了下岗工人的儿子整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婆婆很不满意,说“一个大男人总待在家里没有出息”,不顾嘉怡的反对,把他打发到西安去帮着表哥做商品批发。

  嘉怡心里很不愿意,但婆婆已经决定,她也只好服从。这期间丈夫每3个月回来一次,住一个月再返回西安,每次交给她大约2000块钱的生活费。

  2004年的一天,嘉怡给丈夫洗衣服,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落款是个女人,言语很暧昧,嘉怡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没什么。

  后来又有一次她回到家,发现丈夫在洗澡,家里的电脑开着,上面是丈夫与一个女人在聊天,女人问:“到家了吗?把电话给她,我和她说。”聊天记录显示出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但丈夫矢口否认。 (情感问题咨询可加导师微信:lengai1027)

  之后的一个晚上,丈夫在睡梦中叫那女人的名字,嘉怡问他在叫谁,他说没叫谁。嘉怡有个习惯,别人不想说的事,她从不深问,对丈夫也就没再追究。

  2005年,身在外地的丈夫因鼻子里长息肉要做手术,嘉怡说要过去照顾他,但丈夫拒绝了。手术完后,出于担心,嘉怡给丈夫打电话,却再也没能联系上他,丈夫“失踪”了,嘉怡只好把电话打到丈夫的隔壁,请人家到家里看看,结果家里关着门,没人。

  所有这些事嘉怡都和婆婆说了,但丈夫仍然拒不承认。2007年,婆婆担心出事,把儿子从西安叫了回来。从此,他在家里整天上网,什么也不干,饭都是等嘉怡下班回来做。

  要不就吵着要10万块钱,说是自己出去干。一晃半年过去了,嘉怡和婆婆到处给他找工作,最后给他开了门店卖服装,由嘉怡负责进货,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能拴着他做点事。

  嘉怡通过各方面的信息也掌握了那个女人的情况:年龄三十五六岁,离婚,做酒店用品批发,他们是业务上认识的,当时女人还没离婚,可能后来离的。

  嘉怡曾经按电话详单上记录,装作找人,把电话打到那女人原来的老板那里,那老板说这女人很现实,不正经,骗了他100万不知道去向,他正在到处找她,找到她就去告她。嘉怡的丈夫回来后,一直与这女人保持联系,有时每月话费高得出奇,打出的短信详单能有6米多长,约有1000条信息,几乎是发给同一个号码。

  2008年,嘉怡出了点交通事故,丈夫不但不关心,还说“咋不撞死呢”。那年年底,丈夫以想买商业房为由,和两个朋友一起去西安看房。到达之后,熟悉地形的他没有带朋友到处转转,而是直接去找那个女人了。

  2009年“五一”节,本来说好一家人去爬泰山,但丈夫忽然说一个朋友来了,要陪他去泰山。嘉怡信以为真,也没有多想,既然朋友来了,那就先陪人家吧。后来证实丈夫是与那女人一起去了泰山,他们一起待了3天。

  之后不久,嘉怡的表妹结婚,因为新郎家不在本市,路途遥远,她作为娘家送客,晚上跟着去,第二天下午才回来。虽然走之前跟丈夫说过了,但她一回到家丈夫就没有好气地质问她“去哪儿鬼混了”,似乎想找她的碴。从6月底,他们夫妻开始分居,一人一个屋。

  对于嘉怡丈夫的所作所为,嘉怡的婆婆看看在眼时急在心上,她经常说他,甚至找到门店里去骂他,但“儿大不由娘”。一切都无济于事。

  9月的一天,丈夫没有回家,给他打电话,说是去进货了,要在外面待两天。后来根据电话详单的记录得知他当时和那女人在济南。嘉怡实在咽不下这口气,那年年底一连20天给那女人打电话,但对方不接,最后女人和丈夫都换了手机号,

  这次丈夫的手机是用同学的身份证办的,嘉怡再也无法打出电话详单,无法了解丈夫的去向了。而丈夫因为非常生气,从此不再和她说话,阻断了彼此间的交流。

  2010年刚出正月,丈夫未打招呼又玩起了失踪,打电话联系不上,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了第5天,家里人担心出事。都坐不住了,就去找那个帮他办手机卡的同学打详单,看看他人在哪儿,是不是还活着。

  但无论嘉怡去说,还是婆婆去求,丈夫的同学就是不帮忙。最后小叔子急眼了,打车过去硬把那个拖到电信公司,逼着他打出了详单。从上面的记录可以看出,最后一个电话是那女人打的,当时他们在济南。8天以后,嘉怡的丈夫才回了家。

  嘉怡的丈夫曾经找了两个同学来恐吓她,说:“你以为你很能吗?我们法院、公安局都有人,不信你试试!”但当她把实情告诉他们之后,其中一人即向她道歉,甚至第二天还打来电话再次道歉。

  嘉怡的丈夫喜欢抽烟喝酒,朋友不多,寥寥几个,但都是不务正业的酒肉之徒。其中一个曾经砍破过他的头,还抢过他的手机和500块钱;还有一个经常到他家蹭饭,一周至少3次,曾经砍伤过他的肩膀,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他去向的人。当时嘉怡的婆婆找到他说:“求求你了,要不俺就报警了”,他都不予理会。

  尽管丈夫不仁不义,嘉怡却一直对他悉心照顾,给他做饭、洗衣服,睡觉的床单被罩都是一个月一换。在自己的单位也破产以后,她给人打工,身兼数职,一个月下来能挣六七千块钱,使家里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宽裕。

  丈夫在家则什么活儿都不干,缺乏责任心,既不尽丈夫的义务,也不尽父亲的义务。今年还为看电视抢台和孩子动了手,扇孩子耳光,把孩子推倒在地,用脚踢,当时孩子都打110报警了。和这样的丈夫一起生活,嘉怡确定感到没有意义。

  但是对于父母离婚之事,女儿态度很坚决,表示“谁也不跟”“你们离婚我就去死”。嘉怡觉得孩子正处于青春期,怕影响孩子成长,能不离就不离,选择忍气吞声。

  没承想丈夫还是以感情破裂为由到法院起诉离婚,他给出的理由主要有两条:一是他的同学都不说嘉怡好,二是嘉怡不给他钱抽烟喝酒。因为理由不充分,法庭判了个庭外调解,并下达了调解书。丈夫对此并不死心,声称还要继续起诉,只是按照法律规定,要等到明年。现在嘉怡和婆婆一直在想方设法了解丈夫内心到底怎么想的,她们盼着有一天他能回心转意。

  专家点评:

  嘉怡是个贤惠能干的妻子,但她不该给丈夫太多的自由,听之任之,放任自流。如果一开始发现问题时,她就打破砂砂锅问到底,及时干预丈夫和那女人的交往,或许他的丈夫不会走得像今天这样远。

  就目前情况而言,嘉怡着先应该做一些改变,调整一下家里的布局,提升一下自己的形象,换换发开型,打扮得时尚新潮一些,吸引丈夫对家、对自己的关注;其次要利用空间优势和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常去丈夫店里转转,减少丈夫和那女人的联系,搭建夫妻间沟通的桥梁,尽量把丈夫拉向自己这一边。

  其实还有一点,我一直没忍心当着嘉怡的面说出来,那就是或许正是因为她那保姆式的照顾使得丈夫感觉这个家并不需要他,他渐渐放弃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只顾自己享乐,对他人漠不关心。他们夫妻之间的交往模式不是正常、健康的成人之间的交往模式,应当改进。

  希望这一点能够引起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年轻朋友的重视,要记住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千万不要因为“爱”,而无意中“剥夺”了对方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夏思源心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夏思源心理网,转载请必须注明华夏思源心理网,http://cms.siyuanren.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网站进行删除。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挽回婚姻 因为老公的外遇我承担的痛苦

挽回婚姻 因为老公的外遇我承担的痛苦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