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家庭矛盾

入赘女婿与岳父岳母之间的矛盾

2019-03-26 09:01华夏思源心理网编辑:华夏思源人气:


  因买不起房子,云飞和爱人结婚后一直与岳父母同住。可两代人之间生活、处事方式迥异,时间长了,难免产生了一些矛盾,口角、摩擦时有发生。最让云飞难以忍受的是,岳父母很排斥他的家人,还把这种思想灌输给了妻子,导致小两口也风波不断。

  眼看与岳父母的矛盾已波及到了自己与妻子的感情,云飞很是担忧,他希望能尽快搬出去住。

  岳父母为我腾新房,我很感激

  我自小生活在宜昌周边某个小县城。父母、亲戚都生活在那里,我大学毕业后也特意把工作找在了那里。2004年,为我操心忙碌了一辈子的父母又倾尽所有在县城最繁华的区域购买了一套20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他们说要把这套房子留给我和未来媳妇。那时候,他们基本上已为我规划好了未来:找个姑娘结婚、生子,在那个清幽的小县城平平安安过一辈子。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2006年初,朋友介绍我到宜昌工作。半年后,我又和宜昌姑娘小茹谈起了恋爱。本来这是挺好的事情,可坏就坏在我家已拿不出钱给我在宜昌买房、安家了。当我和小茹进入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这件事就成了巨大的难题横在我俩之间。

  也曾商议过一些办法:比如卖掉县城那套商品房,然后再在宜昌买房子。可由于那房子面积太大,一时半会儿竟找不到合适的买家,偶尔有人来咨询,出的价也低得离谱。别说我父母舍不得,就是我也很不甘心。也曾想过找亲友借钱付房子首付,剩下的贷款,再慢慢还。可小茹又不愿意,她说不想一辈子背债。这样也不好,那样也不行,一耽误就是大半年。转眼到了2006年底,宜昌的房价涨得更高,我越发没了购买能力,只能“望房兴叹”了。

  就在这时候,小茹父母站出来说:“我们只有小茹这一个孩子,我们的房子迟早也要留给她。不如你俩结婚后就住在这里,彼此也好有个照应。”一句话轻易化解了让我焦头烂额的难题,对他们的感激,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我父母得知后也长松了一口气,他们一直担心我买不起房就结不成婚,正心急火燎地想把县城的房子贱卖,小茹父母的举动也间接解救了他们。

  更让人感动的是,小茹父母很快把家里朝向最好、面积最大的房间腾了出来,说把这间房给我们做新房。对他们的好,我铭记于心,赶紧感激涕零的东拼西凑了几万元,把房子简单装饰了一下,还购买了一些新的家具、家电。

  2007年劳动节,我怀着感激、感恩的心情和小茹举办了婚礼,住进了那间由岳父母腾出的新房。还以为,生活从此就能充满温馨和幸福。

  谁料生活中摩擦、矛盾不断,我好心烦

  凭良心讲,岳父母对我还是不错的,包揽了做饭、洗衣、打扫屋子等家务,省了我和小茹不少事。就冲这一点,我应该好好感谢他们。可时间长了,我和他们之间的矛盾也不少,又不能明说出来,闷在心里让人十分难受。

  首先,两代人的生活方式存在很大差异。岳父母习惯早起、早睡,最看不得我睡懒觉或晚回家。可偏偏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得经常加班,半夜回去后碰出响动实在是无法避免的事。每当这时,岳父就会抱怨:“不晓得你成天在忙什么?自己不休息,别人总要休息啊。”偶尔遇到休息日,我恨不得在床上躺一天来补充平日的睡眠不足,可岳母不让,一大早就扯着嗓子叫我起床,说大白天睡觉不成体统。虽然知道他们绝对没有恶意,但说话的口气总让人觉得不那么舒服。

  这些琐事还不算什么,让我不能忍受的是岳父母认为我住在他们家,一切就要以他们为主,我的父母、亲戚都得靠边站。2007年10月,我舅舅因病到宜昌住院,见舅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我就提出和她轮流守夜。不料这引起了岳母的极大不满,她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唠叨:“平时我们喊你做点什么,你总说‘很忙、很忙’,怎么现在又不忙了?还有时间去管外人的闲事?”这话让我很委屈、很生气,但不敢表露出来,只能赔着笑脸辩解:“舅舅以前给我帮了不少忙,只当这次是还情。”另外,逢年过节我总想回县城陪陪父母,但这一点也让岳父母不高兴,他们甚至说:“平时伺候你生活、给你当老妈子,我们都没话说。可难得过个节,一家人开心地聚一聚,你却要走,这不是成心添堵吗?”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只能诚惶诚恐却又不甘不愿地留下来。

  时间长了,这些问题堆积在心里成了怨,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偶尔在小茹面前抱怨几句。可我又错了,小茹听不得我说她父母一丁点不好,每次都会和我起争执,认为我不知好歹。末了还会来一句:“谁让你没本事,买不起房的。活该。”时间长了,这些矛盾也成了我们夫妻之间的雷区,不提及还好,一提起来准吵架。

  这些矛盾、麻烦是我结婚之前完全没有预想到的,如今到了这个份上,我很心烦。也曾和小茹提过干脆租个房子搬出去住,可她不肯,一来舍不得目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状态,二来怕寒了她父母的心。

  与老人的矛盾影响了夫妻感情,我忧心忡忡

  2008年3月份,小茹被查出怀孕了。这个喜讯冲淡了我的烦恼,也让我暂时打消了要租房搬出去住的念头。起码,小茹在她父母身边能得到很好的照顾,就算受点委屈,我也应该忍耐。

  不料整个孕期仍发生了让人极不开心的事。我母亲得知小茹怀孕了,喜滋滋地来宜昌看望她,但她又怕住在岳父母家里会麻烦他们,只呆了一天就回去了。这件事竟成了岳母和小茹共同的话柄,她们认定我母亲根本不在乎这个未来的孙子(女)。岳母数落:“你妈也真是,媳妇怀孕了,也没说留下来照顾几天。”一句话勾得小茹更觉委屈,竟 “嘤嘤”地哭了起来,说我母亲不喜欢她。任我怎么解释,她都听不进去,我又担心又憋屈。

  事态从那件事后发展得更严峻了。以前,我每月交给岳父母800元生活费,那以后,小茹要我每月交2000,说怀了孩子后得吃好的,以前那点钱不够。对此,我毫无意见,但让人心寒的却是她随后的一句话:“我妈说了,她把钱拿过去也是给我们存着,免得你全贴了你父母。”我很气愤。就算她们是一片好心想帮我存钱,可没必要这样说我的父母啊?

  实在按捺不住,我当即和小茹吵了起来。记忆中,那是结婚以后我们两口子之间发生的最大的一次吵闹,我把憋了很久的委屈、不满通通发泄了出来,言语间,也连带着说到了岳父母。结果,这场本是夫妻之间的争执很快演变成了全家大战,而我就是那众矢之的。再然后,我被这个家完全排斥了,虽然还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我的孤独感越发强烈。仔细想想,罪魁祸首还是当初那个与岳父母同住的决定,我与老人的矛盾间接影响了我和小茹夫妻间的感情,才会闹到如此地步。

  勉强捱到了2008年11月,儿子出生了。我特意征求岳父母和小茹的意见:需不需要我母亲来帮忙?他们回答“不用”。谁想后来小茹还是多次抱怨:“我生孩子你妈都没来照顾一天,哪有这样当婆婆的?”岳母也赶紧在一边帮腔,说我父母好享福,不用受累,只等着孙子叫“爷爷奶奶”就可以了。我没发一言,因为不想再挑起无谓的争端。

  只是,这样的生活好累、好压抑,尤其是回房后面对小茹的冷脸时,我更觉得焦躁不安。自从生了孩子后,她对我的不满更多了,动辄就说我没本事,买不起房子。然后连带着扯出很多问题:比如说我家人不喜欢她,说我没有感激她的父母简直就是不知好歹。说着说着,就会争上两句。最后,再冷冰冰地扔下一句“你不想在这个家里呆那就滚吧,我们离婚。”

  一个大男人活到这个份上也够悲哀的了。可我还得好言相劝,就算为了儿子,我也不能让这个家散掉。只是,眼看矛盾积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心里也越来越没有底,真害怕哪天会走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搬出去住,有一个自己的空间。我父母正在积极联系买家,还是打算把县城的房子贱卖掉算了。但愿,有了自己的房子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夏思源心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夏思源心理网,转载请必须注明华夏思源心理网,http://cms.siyuanren.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网站进行删除。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挽回婚姻 因为老公的外遇我承担的痛苦

挽回婚姻 因为老公的外遇我承担的痛苦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