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家庭矛盾

破解婚姻心理密码

2019-03-07 14:41华夏思源心理网编辑:华夏思源人气:


  主持人:欢迎走进《新闻会客厅》。一上来我要问一个问题,您觉得婚姻是什么?我想这是一个问十个人就有十个不同答案的问题,不管是未婚、已婚还是打不打算结婚,婚姻都是我们不得不去思考和面对的问题,如果婚姻出现了一些状况。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今天请到了心理医生李子勋。

  主持

  人:您好,您是从1990年开始关注婚姻当中的心理问题的?

  李子勋:因为前来接受咨询的人婚姻方面的问题比较多。

  主持人:您对婚姻家庭问题思考得多,研究得多。是不是可以假设一个人对婚姻家庭问题这么了解,跟他结婚肯定会幸福?

  李子勋:那倒不一定!对婚姻了解太多,他对婚姻就没有太多的期待,彼此和谐的生活容易达成,但是婚姻中那种愉悦感、激情与享受的东西相应就少。

  主持人:婚姻究竟是应该追求激情,追求这种强烈的愉悦感,还是应该追求平稳的安全感?

  李子勋:其实,婚姻从心理深层讲是一个归属需求。婚姻不等于爱情,爱情是种子撒到地里,互相辛勤浇灌,种子发芽了,结出来的果实就是婚姻。但果实(婚姻)不等于种子,它比种子(爱情)要多。因此,只有爱情是不够的,婚姻更是一个生存的方式。

  主持人:那就是说爱情仅仅是一个起点。人们对于婚姻的种种表现,跟人们对婚姻本身的理解正确与否,关系大不大?

  李子勋:相当大!在不同的文化构架下,我们对婚姻的解读不一样。对婚姻的感觉来源于我们头脑里对婚姻的观念,如果按照心理学家的解释,爱情不是两个人的,是自己的。

  主持人:自己的?

  李子勋:比如徐静蕾的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主持人:我爱你关你什么事?

  李子勋:对。假设你内心没有爱的能力,不管你跟谁在一块,不管对方多么在意你,你都感觉不到爱。

  主持人:如果有爱的能力,你不理我,我也可以去爱?

  李子勋:这很简单。你看那些“粉丝”,喜欢周杰伦或者喜欢谁,他们只要知道他在唱歌,活着,看到他的相片,听他的歌,自己就是幸福的。“粉丝”只是在关注,这种关注与被关注者没有关系。

  爱别人时,我们内心洋溢着愉悦感,觉得我们的生命得到了价值,觉得活着有意义。所以婚姻也是这样,假如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他去爱,爱对方,他得到的是一个幸福感,假设他怀疑对方,不爱他,或者认为对方爱着别人,这个感觉就没有了,他就失去了。

  主持人:您对婚姻的定义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定义,婚姻是没有好坏的,只有彼此适应不适应?还是说,时代发展到今天,各种各样的婚姻状况出现了,找到这样一个解释,让人们更容易接受自己的婚姻?

  李子勋:应该是1990年的时候,我研究美国加利福尼亚关于婚姻幸福度的调查表,发现它提出十几条婚姻幸福度的测查标准;恰恰没有爱情这项,没有问你爱不爱你先生,或你先生爱不爱你。

  主持人:爱不算是一个指标?

  李子勋:它不算一个指标,因为它很难有一致性的描述。爱是一个内心的东西,你觉得这个男人爱着你,你就能从他的行为里看出他在爱你,当你觉得他不爱你,你又会从所有行为上都读出他不爱你,这是自我内心世界的一个重现。

  主持人:婚姻当中,像您刚才说的一些评定指标,没有爱情,有些什么呢?

  李子勋:主要是双方在价值取向上的一致性,教育孩子、消费、金钱管理、亲友关系、社会活动与个人兴趣、生活习惯方面的彼此适应度。

  主持人:这些指标,很好的朋友也可以达到?

  李子勋:你说得非常好。我个人觉得,最难相处的关系就是夫妻关系,因为在这个关系里,它复杂就复杂在不单单是夫妻,还必须是好友、亲人,甚至是父女、母子、兄妹、姐弟般的关系,还可能是支配、服从、受虐、被虐、敌我、玩偶等关系。人类最复杂、最高级别的人际关系就是婚姻关系。

  主持人:您从1990年开始关注婚姻当中的心理问题,在这15年当中,中国人的婚姻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李子勋:我想最多的就是婚外情,现在婚外情比十年前多得多,而且敢谈。

  主持人:找您来咨询的主要是出现婚外情的一方,还是说对方出现婚外情,哪一方多?

  李子勋:三分之二吧,三分之二是被伤害一方,一般女性比较多,有三分之一是为了如何处理自己的婚外情来找我。

  主持人:一般来讲,被伤害的一方,似乎是被动的一方,出轨的一方是在主动做一些事情。

  李子勋:不完全这样。假设你的伴侣在婚外有了一个暧昧关系,或婚外情,你怎么来看待这件事情,决定你会怎么做或有什么感受,你选择何种观念,会导致你们的婚姻会朝向哪一个方向发展。

  比如一个女人把先生的婚外情理解为背叛,就隐含了一种观念——先生是属于自己的,至少先生的性爱是属于自己的。如果隐含的观念是每个人的生命属于自己,性爱也属于自己,婚姻只是获得分享的权力而非所属的权力,那么,婚外情出现的时候,用词会不同。常用的词是“花心”。

  婚外情引发的婚姻危机还要看被动方用何种联想,如果把婚外情假定为“先生不爱我了”,失落感就很强,这里隐含着“只能爱一个人”的观念。或者以此就假定先生是个风流成性的人,那么对婚姻的不安全感就会大大加强。如果再联想到先生过去对自己的爱都是欺骗,那么婚姻的天空就塌了。

  主持人:您的观点是说,家庭当中有一方出现了婚外情,是被背叛的那方在主导着事态的发展?

  李子勋:差不多是这样的。我们必须假定,这个婚外情的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本身还是把婚姻看得最重要的,还爱着对方,如果没有这个假定,它就不叫婚外情。

  主持人:那就要重新界定婚外情,是以不离婚为前提的叫婚外情,还是以离婚为前提的叫婚外情?如果他准备离婚,就不叫婚外情了,是这意思吗?

  李子勋:如果婚姻已经没有爱情了,那么婚外情反倒是正当的,符合人性原则的爱情。

  比如心理学经常假定这样一个东西,整个生命是通过体验来完成的。只爱过一次和爱过三次的人,从生命价值来讲,也许体验多的人,在生命中会珍惜得多一些,这和道德观念是违背的。我们的婚姻道德是从一而终,这跟我们的文化对婚姻的完美追求有关系。在人性层面,人性是独立和自由的,也就是说人不会因为婚姻就失去了他的独立性和他自由抉择的权力,所以这是一个两难困境。

  主持人:您把婚外情说成是对人生的体验,那些保持有传统价值观的人,肯定要喊“打”了。

  李子勋:我不是说在婚姻里面做更多的体验,我是说这个人在婚姻以前,比如说在许多国家,我们看到北欧、北美一些国家,他在婚前是比较自由和开放的,他有很多经历,对爱的经历,所以他选定自己的婚姻的时候,常常是比较忠贞的,也就是说在他的内心世界里,男女到底是什么,他要什么,已经很清楚了。他对婚姻的追求就比较得当,要互相合得来,要能够很好地生存,要互利,结婚要让双方都得到更大的空间和更大的成功机会。或更能够满足我们对事业、对社会关系、对自我发展的心理需求。

  主持人:就是一加一要大于二。

  李子勋:对。那时候就不仅仅是为了性,为了某种冲动或者激情来结婚,而是为了现实很好地生存,珍惜自己的生命来结婚。在我们国家,我们一直认为婚前的情感或者亲密行为是不道德的,也就是说,很多男人和女人只是为了获得性爱的权力走进婚姻,他一辈子也不知

  道,别的男人和女人是怎么回事,他只是凭自己的想象去猜测。结果是现阶段,至少我们的调查发现,中国婚姻中的婚外情,远比看起来似乎性方面更自由的国家要严重。

  主持人:被动的一方怎么采取主动来挽回婚姻呢?

  李子勋:婚姻是有生命的,婚姻就像一个孩子,等于是两个人的孩子,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关键要让女性激发男人内心的善,我们不是要谴责他,甚至逼迫他,或者去把他赶走,而是怎么用心理学的技术扰动他,这里面经常会有一些禁忌。

  第一,女性不要认为这个男人发生婚外情,就是不爱她。因为一旦产生这个想法,这个女人就崩溃了,而且很多女性是自动思维,当她发现丈夫有婚外情,她立即想到丈夫已经不爱她了。

  第二,不要认为这十年来的生活全是欺骗。因为丈夫曾经告诉她,绝不会爱第二个人,她觉得从一见面她丈夫就在欺骗她,所以她整个十年的爱情都是假的,这个念头就很可怕。

  第三,不要认为自己很悲惨。如果她觉得自己很悲惨,和这个男的生儿育女十年了,她从来没被爱过,她就会陷入绝境。她怎么办?她就是愤怒,她就要抗争,她就要跳起来,最后她就会受到伤害。

  婚外情是一个伤害,但后面这个连续的联想带来的痛苦是跟她有关的,来咨询的人觉察不到,但是我们会诱导她去觉察到,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她那么痛苦,还有她自己思维的责任。

  主持人:自己对自己的伤害?

  李子勋:对,因为她选择了一个让自己受伤的观念。但是她换一个角度,或者换某种文化观念来想,就会不一样。我在《心理访谈》做过一个节目,一个男性说他的妻子有婚外情。他很痛苦,我就说“假设你们六十年,只有半年的时间你妻子的心不在你身上,你想想还有五

  十九年半的时间她只爱你一个人。”我拿了一朵花,把花拿掉了一个花瓣,问他:“这还是一朵花吗?”他说:“还是一朵花。”我告诉他:“只是这一瓣不属于你,这一瓣属于别人。”

  主持人:这一瓣被拿掉的时候好疼啊!

  李子勋:是很疼,但是你还想要她吗?这个男的说还想要,所以他就意识到在那么漫长的生命过程中,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保不住要犯一点什么错误。但是,是不是说我们整个爱情就不美好了?不,不是这样的。

  主持人:出现了婚外情,宽容和挽回是唯一的选择吗?

  李子勋:那就要看这个女性或这个男性对婚姻珍视的态度。

  主持人:平常帮病人做辅导的时候,会跟自己的价值观念冲突吗,或者说道德观念?

  李子勋:客观来讲,我们在咨询时是没有价值观的,我们采取多样文化的取向,因为来咨询的人常常是弱势人群,也就是说他们是跟主流文化不太协调的人。

  主持人:如果应该给当事人提的正确的建议和道德观念发生冲突,您怎么选择?

  李子勋:一般我追求有效,我不太强调正确,为什么呢?因为正确本身限制人的思维和行为,且很难鉴定。

  主持人:有效比正确更重要?

  李子勋:的确是这样,因为心理学追求的是为当事人服务,我们更多是站在维护当事人利益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而不是维护社会的文化导向。当然,我们会用主流文化框架去引导他,让他能够和主流文化相适宜,但不是让他取消内心的想法。我们只是告诉他,如果你要适应我们的社会,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技术(心理技术),但是你内心的价值观可以不变。

  主持人:选择有效比正确更重要的话,会不会被批评?

  李子勋:这是我们的职业性质决定的。就像律师,律师会为当事人合法避税,如果按照国家利益来讲,这就是应该批评的,但律师肯定要为当事人服务,或者律师在打官司的时候,尽管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他也会通过一切努力让他减刑,让他受到法律的宽待。如果心理学有生命,那它就不是一个道德的讲堂,而是对当事人利益的保护者,他只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让当事人在社会上获得资源。比如我们会告诉当事人,社会有很多有用的资源是可以利用的,这些资源可以让他活得更好。这是我们的责任。

  主持人:面对婚外情,能给出几个可以做的有效的方法吗?

  李子勋:第一,不要纠缠在这件事情上,怀疑先生有婚外情,女性一般忍不住要去证实,想找到更可靠的证据。这样的关注一旦发生,你真的会发现你丈夫有很多可疑证据。

  如果你觉察到丈夫有婚外情,要搁置一下,等一等,最好坦诚地把你内心的担忧告诉他,看看他的反应。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要说服自己相信他。不要追查他的行踪,不要去翻他的东西,建议不要去查他的手机,这等于是自虐。婚外情本身有个规律,前三个月是热恋期,你很难打断它,男人是宁死不屈,天王老子都不怕,这个阶段你去进攻,婚姻会冒很大的风险。半年以后,男人在婚外情中更愿意照顾到婚姻的利益。婚外情有一个情感曲线。从邂逅、动情、蜜月、冷淡到分离,基本上一年左右就完成。婚外情在深层的欲望中猎奇的成分比性需求的成分多。如果这个男人还爱着他的妻子、爱着他的家、爱着他的婚姻,一般六个月到一年就自然结束了。

  主持人:至少我们要给他半年到一年的机会?

  李子勋:不是给他,是给自己。你要学会搁置和等待,选择有利于婚姻的时间。

  主持人:这是一个大的原则。

  李子勋:第二,不要做的就是去找这个女的,尤其不要攻击这个女的。有的女性会说丈夫:“你怎么会跟那种下三烂在一块?”这是对丈夫人格的贬低,会引发他的愤怒,尽管他原来是爱妻子的,或者他对妻子是内疚的,这样说他就没有内疚了。因为你既然那么瞧不起他,那你活该了。

  第三,不要到处宣扬,男人对自己的社会印象比较在意,他会有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如果外人都知道他有婚外情,为了避免别人说他玩弄女性,道德败坏,他会瞎说自己早不爱自己的妻子了,原有的婚姻是痛苦的,会主动提出离婚以证明自己是个受伤害者。何况我们的文化也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

  主持人:离婚可以证明他是为了感情,是为了付出。

  李子勋:说得太好了,尤其是国家干部,他们一旦发生婚外情,为了保持清白,往往最后选择离婚。说:“我跟我的太太已经十年了,一直没有感情,只是在照顾对方。”他们扮演一个可怜的人,得到单位领导的同情,保证了自己的仕途。

  第四,丈夫的婚外情不要告诉亲人,尤其是老丈母、老丈人。否则,这个男人以后去妻子家就很尴尬。这毕竟是夫妻隐私。更不要传播到单位,有些妇女到单位去闹,让领导去管管自己的丈夫,或者给他一个教训,这都是导致婚姻分裂的无效行为。

  主持人:如果不想要这个婚姻了,你就这样去做。

  李子勋:对,如果不想要了,怎么让自己舒服就可以怎么去做。

  主持人:关键要分清楚自己的目的和自己的行为之间的关系。

  李子勋:说得太好了。

  第五,不要在这段时间对先生过分的好,你不要装扮成情人的样子,这样会让男人不舒服。你一定要表现出独立生活的能力,先把自己照料好,让自己活得舒服一些。不要每天哭哭啼啼的,或者就板着脸。我知道好多老板有婚外情后不敢回家,知道为什么吗?就是怕太太哭和争吵,结果只能开着车在街上逛,逛到早上五点才回家,那时再激动的太太也睡着了。

  在观念上女性的态度一定要坚决,不要犹豫。不能说:“你对我好,我就可以宽容你。”可以告诉他:“我绝对不允许有婚外情这样的事。”但在行为上最好不去追查他,不去跟踪,不去找证据,而把注意力转到别的兴趣上,这样会让男的发现家里很温暖、很温馨。

  主持人:也许有的受害人会说,我需要做这么大的让步,受这么多委屈吗?

  李子勋:别忘了刚才说的前提是要挽回婚姻,如果她想挽回的只是自己的尊严,她不需要这样做。

  主持人:如果把尊严看得比婚姻重要,刚才说的那些策略就不成立?

  李子勋:不成立,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一般会告诉她,如果你的尊严、人格不允许你的先生和别的女人鬼混,发生婚外情的话,一定要马上跟他进行婚内分居,表明你的态度。当婚内分居不能够奏效的时候,让那个男的搬出去过一段时间。等他脱离了婚外情的关系,再回到自己身边。那个时候再决定接受他还是不接受他。但是千万不要主动说离婚的事。

  主持人:除非你想好了你想离婚,那你就说。如果把离婚作为一种情绪的表达,就不要说。

  主持人:除了婚外情之外,更多出现的一个大类是什么呢?

  李子勋:那就是家庭的冲突和暴力了。

  家庭暴力往往是升级的,一点一点的。比如他们争什么事情,争得很严重的时候,这个男的愤怒了,这个女的也愤怒了,这个男的控制不住,打了女的一下,女的突然就妥协了,说:“就按照你说的吧。”事后对这个男的还格外好。

  主持人:这一巴掌有效果了。

  李子勋:这就是暴力成长的一个前提,这个男人从这个前提中获益了。初次暴力的时候,女人一定要态度鲜明——“我不允许你用手打我”。在很长一段时间要让男人从这个事件里面受到婚姻的惩罚,至少让男人感觉到,太太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样,先生的暴力就不会发展下去。

  主持人:要避免家庭暴力,非常关键的是在初期阶段的制止。

  李子勋:我在分析《中国式离婚》时就谈到了,蒋雯丽演的那个角色变得这么糟糕,实际上跟陈道明演的这个角色的人格缺陷有关,因为他很难去交流,而且总是拒绝信息,使这个女人不得不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哪些东西滋长暴力?男人暴力有个规律,就是冲突总是从一个低量开始,慢慢发展,到某一个阶段的时候,这个女性要有一个意识——如果这个时候我就停止,这个暴力就不会发生了。到关键时候,我们要终止,这个女的可以退出,就像我们两个在争吵,突然我不吵了,我停止了,我认输了。

  主持人:关键是咽不下这口气。

  李子勋:为了暴力不升级这个目的,就要巧妙地认输和妥协。

  主持人:就算是夫妻之间的暴力,也不仅仅是肢体上的,还有一种冷暴力,就是精神上的虐待吧?

  李子勋:这就是你说的,知识分子的,比如《中国式离婚》,陈道明演的那个角色对蒋雯丽演的那个角色就是冷暴力,就是“你说什么我都可以不回答你,我躲开你,不理你”。

  主持人:面对这样的情况。被害人好像更难以去采取什么有效的办法?

  李子勋:如果我们在现场,比如女方说,我回到家里总是冷清清的,我怎么跟先生说话?先生会看报纸,或者会去看足球,不理我。吃饭的时候,只是吃饭。吃完饭就回自己房间了。那我首先就要问她:“你需要多少交流?你先生需要多少交流?你必须考虑到先生为什么不想交流。”第二,“你跟先生交流的内容是不是他感兴趣的?你内心需要的信息量和先生内心的信息量会不会有差异?”就像我咨询了一天,回到家,和孩子不说话,和太太也不说话,但是他们知道我在外面累了。因为我虽然不说话了,但有时候会点头,会微笑一下。

  主持人:如果她理解你了,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李子勋:是的。我现在告诉这些女性,交流的方式很多,其实真正的交流不是语言,在家庭里非语言的交流是表情、姿态、态度、温暖的微笑、关注,还有生活上的体贴……其实这都是语言,不能说没有交流。先生不跟她说话,但是去给她倒水、拿东西。有很多女性只相信耳朵,她会认为先生不说话,是个榆木疙瘩,其实先生一直跟她说话,只是不是用嘴,而是用表情、行为,但是有很多女性读不出信息来,她认为先生对她实行冷暴力。其实,哪怕生气不说话也是信息。比如心理学说,其实不说话闭着嘴的男人是一个强交流的男人,他不是没有信息,他有很强的信息——我不想谈这个事。但是你故意不理解,你老问他:“你说啊你说啊?”其实,他的态度很明朗——我不想说。但是你非要让他说,你逼着他说,先生就发怒了,其实不说本身就是一个信息,就是一个语言。

  主持认:刚刚我们说的婚外情和家庭暴力,都属于婚姻当中出现了一些突发的情况,如果问题解决了,婚姻可能会迎来第二次生命,可是更多的人面对的婚姻可能是几十年或者更多年的一成不变。

  在节目的征集中,我们遇到的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这也是每个婚姻都必须去面对,却又最难以接受的事实,金小姐夫妇也遇到了同样的困扰。

  采访金小姐:我们已经结婚十几年了,最近两个月,越来越觉得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可以沟通的,他回家就翻翻报纸,和他说两句话他就忙别的去了。有了孩子以后,我发现和他交流越来越少。这两个月我辞职在家学习,可能以前忙,大家都忽略了感情,这两个月我试图和他走近一点,可是发现我们好像越来越陌生,有时候为了一点小事也会争吵,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主持人:面对这样的情况,又该怎么做?

  李子勋:显然这个感觉是被她建构出来的,当她减少了对外界的兴趣,希望从婚姻里面得到更多时,她发现得不到。因为婚姻已经形成一种模式,也就是他们分享的很少,他们更多的是和社会分享,但他们还是一个美好的婚姻。当这个女性想改变时,希望先从先生那得到满足和回应,满足她的内心需求,包括信息的需求。但先生还是按照过去的方式,低调地和太太交流,所以就出现了麻烦。

  主持人:就是说以前是取得了一个平衡,这两个月当中,这个平衡被打破了才发现。

  李子勋:西方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对老夫妻结合六十年,都是丈夫分面包,面包有两层,上面一层较蓬松,老头每次都把蓬松的一层留给老太太,自己留下下面的部分,就这样他们吃了六十年。六十年了,在金婚那天早上,老太太说话了:“威廉,今天能不能变一变?我想吃面包的下面部分。”威廉就问她妻子:“为什么?”妻子说:“六十年来我一直喜欢吃下面部分,但是我觉得你喜欢吃,所以我就一直让你,但是六十年过去了,我也想吃吃下面部分。”威廉当时就大吃一惊,说:“太太,其实我最喜欢吃上面部分,但是六十年来,我都把最好的部分给了你,而把最不喜欢吃的部分留给了自己。”

  李子勋:这就是婚姻,婚姻的交流越来越狭窄,因为婚姻就是一直默契,到了晚年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交流,也没有什么需要交流,这就是婚姻。

  主持人:有一个天真的问题,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完美的婚姻,哪怕不出问题也会走到底,不会感觉到有缺憾?

  李子勋:可以说没有,也可以说有。我们做了一个图,婚姻的情感就像正弦波,它总有低潮和高潮的时候,热恋的时候是高潮,但是随着慢慢地进展,它就会陷入低谷,然后又起来,它就像一个周期,形象地讲就像一个钟摆,我们看古老的钟就是一直摆动的。

  主持人:所有的婚姻都是这样的吗?

  李子勋:都是这样的,但是节律会不一样,有的也许十年才摆动一次,有的可能一年摆动一次,有的甚至一个月就摆动一次,还有的也许一生都没有完成一个摆动。婚姻最生动,就像河水一样,它在流动,它不是僵化的,往往处在婚姻低谷的时候,我们只有等待,因为感情还会再燃烧,还会出现爱的火花。只要珍惜婚姻,珍惜对方,就会赢得这种起伏和情爱的回复。

  主持人: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婚姻有波峰波谷的变化,如果不知道,到波底的时候,你就会以为婚姻完了。

  李子勋:这是婚姻的一个自然状态,但是我们要坚信,坚信对方是好的,要来维护婚姻,婚姻就会慢慢回到比较好的状态。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夏思源心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华夏思源心理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华夏思源心理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对付双面婆婆要将计就计

对付双面婆婆要将计就计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